乡村图书馆,与乡村学校一样,“建”易办好难

2019-10-27 19:18:50   【浏览】4993次

一名商业白领回到家乡,建立了一个乡村图书馆,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目前,张进的“右卫图书馆”是浙江省第一所民办公共图书馆(2013年前命名为“三门县李广图书馆”)。目前,近5%的当地居民是它的读者,1000多名志愿者支持它的日常运作。

然而,它并不是一个完全免费的图书馆,这也给这个公共图书馆带来了争议。

一个由社会力量建造的乡村图书馆可以让5%的当地居民成为它的读者,这是非常显著的。

众所周知,建设农村图书馆,让农村充满书籍,是提高村民文化素养,建设和发展新农村的重要任务。然而,农村图书馆的建设对于可持续发展来说既容易又难,其中农村地区省级重点中学利用率低是目前农村图书馆面临的一个难题。

201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我国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儿童缺乏课外阅读资源。多达74%的受访农村儿童每年阅读不到10本课外书籍,超过36%的儿童每年阅读不到3本书。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近年来,一些农村学校不再有兴趣由热爱城市的人捐赠书籍给学校,因为书籍堆积在图书馆,没有人阅读。那么,这个非政府公共图书馆是如何吸引农村读者的呢?这和其他农村图书馆有什么关系?

建设公益性图书馆,必须坚持公益性,但做公益并不排除商业模式,而商业手段应该用来达到公益的目的。

尤维图书馆的创始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如果既有商业又有公益思想,我相信这个组织会更加成熟。”

我国一些农村图书馆之所以蓬勃发展,但却不受欢迎,是因为缺乏持续经营的资金,资金来源无非是政府拨款、社会捐赠以及向机构和读者收取一定的费用。

根据中国公共图书馆法,农村图书馆应在地方政府的领导下建设,但同时,“国家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用自己的资金建立公共图书馆。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积极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公共图书馆建设,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政策支持。”

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图书馆的建设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2017年,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大有希望的图书馆落户该县的“文创1”基地,总面积1200平方米,建设费用近250万元,其中90万元来自政府,另外近160万元由各方捐赠,新楼建设完成。

有前途的图书馆的主要收入来自社会捐赠。为了获得捐赠人的信任,图书馆坚持定期向社会披露经营和财务信息,让捐赠人和热爱社会的人们知道每一笔捐赠和捐赠物品的去向。非常重视品牌推广,经常出现在大型论坛和会议上。然而,图书馆获得的社会捐赠有限,主要集中在购书和开展活动上,很难用于支付工作人员的工资。

为了解决经费问题,图书馆两年前试图引进一种商业模式并开展公益活动。具体操作是图书馆邀请了一位日本艺术家和一位来自中国的民间艺术家表演“纸莎剧”。根据活动费用,图书馆为每位参加者筹集了90元,共有200多名参加者,共计2万元。这一探索将图书馆推向了前沿。许多当地读者不接受它,因为传统观念是做公益应该无私奉献。

这需要整个社会共同思考。公共福利不是免费的。图书馆需要有举办讲座和组织培训的费用。有社会捐赠来付账是件好事。如果没有社会捐赠,根据成本收取费用或者将所有收益再投资是一项公益事业。由于观念的局限,我们不应该让图书馆资源和场馆资源闲置。不仅农村图书馆存在这一问题,而且近年来新建的农村少年宫等公共资源也存在这一问题。开放和开展活动意味着需要资金。

当然,对“商业模式”的探索受到了阻碍,并没有影响到图书馆创始人和工作人员的积极性。还有许多其他因素有助于这个非政府图书馆的普及,例如志愿团队的发展、1000多名图书馆志愿人员的存在以及对村民需求的准确感知。

传统的乡村图书馆只是被动地等待村民借书。可以想象有多少村民需要自愿借书,村里的图书馆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对于有前途的图书馆,图书馆被用作培养阅读习惯、兴趣和与村民接触的载体和平台。志愿者为小学生开展“讲故事”活动,做“社区学校”,做“小志愿者课外兴趣小组”,做“冬季夏令营”。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种基于乡村图书馆的完整的社区教育。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图书馆的基础。

为了让更多的农村图书馆“有希望”,农村图书馆应该有更多的自主探索空间和自我造血机制。不能满足于建设图书馆,而应该让图书馆成为当地的文化地标,推进社区文化建设,开展社区教育。


上一篇:西甲为中国球迷改时间却白费心思,武磊1分钟没上球迷高喊退钱
下一篇:谢伏瞻: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